2009/3/26

西班牙油條打蛇餅:Churro

新聞轉載自 香港新浪網

出自貪方便又好,源於求其就手又好,把西班牙churro譯作「西班牙油炸鬼」,真是一宗冤孽——人家自己發明的炸麵條小食,為何要扣上我們的帽子?後來在哈恩省(Jaén)吃過churro,方覺得真是油炸鬼的兩生花。

在西班牙吃過多次churro,所以有點「自大」,以為很清楚何謂churro﹕以麵粉搓成生麵糰,通過特製的花邊擠筒(叫做churrera)擠出來,形成帶有花紋的彎彎長條狀,經油炸至金黃色,再灑上砂糖當作甜食。是的是的,本質上與油炸鬼是一樣,但其實外表、口味均是兩碼子事情,絕不能在churro 與油炸鬼之間加上等號——正如我和西班牙人的本質都是人類,可是他們不能稱我為「東方西班牙人」吧。

粗身「空心」

當然,我沒有察覺到,過往吃churro的地方,不出西班牙北部和中部。

後來,有機會南下,跑到安達盧西亞自治區(Andalusia)的哈恩省。有云西班牙東西南北各有各歷史文化傳統習俗,連churro也大有不同,於是到小鎮街市旁的道地老店一試,原來真是很有分別﹕首先,這區的churro並非呈長條狀,反而做成一大個蛇餅落鑊勁炸,直至出售或進食時為求方便,才折斷成小段;此外,雖然同由擠筒擠出來,但屬「無印」產品,表面上沒有任何花紋;再者,這款churro不是「實心」,而是走粗身兼「空心」路線,咬下去輕盈爽脆;最後,油炸後廚師不灑砂糖,讓客人自行決定是鹹是甜。

Churro-花紋-實心+粗身-砂糖+鹹香 = ???不就是油炸鬼嗎?為尊重他國的原創文化,我還是不會這麼說。

配熱朱古力最佳

况且,分別還是存在的,至少,我們愛以油炸鬼佐白粥,他們卻以咖啡或熱朱古力佐churro,一杯熱朱古力,更打破了西班牙的東西南北飲食觀念,一致被譽為是churro的最佳拍檔

近日又知悉,古巴的churro不單被「拗直」,還塞進水果餡料;巴西的churro愛加入朱古力漿;阿根廷、秘魯和智利的churro則釀進由甜奶煮成的 doce de leite醬汁;烏拉圭的churro會加入融化的芝士……還可繼續數下去。只是,怎樣變化,有一點大家相同﹕也是愛吃香口東西的貪吃鬼。

8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請教一下,您RSS網址是什麼??因為在別的blog,好像按了RSS就會出現一個網址,我在copy就可以了,您這邊的我不太懂?謝謝

我在智利 提到...

"智利的churro則釀進由甜奶煮成的 doce de leite醬汁"
那個由甜奶煮成的東西,在智利人們叫它"manjor"
吃起來跟森永牛奶糖的味道一模一樣~
除此之外,還會在churro的表皮灑上一層糖粉…
非常好吃哦!!!

Oli 提到...

Sorry...匿名先生or小姐...
老實說我自己其實是個電腦白痴,RSS那個部份我自己都沒弄懂,我會找個時間研究一下,再告訴您!

若對共和國內容有興趣,目前就先麻煩您以Email郵件訂閱,好嗎?真的不好意思!
un saludo, Oli

Oli 提到...

Hola, 我在智利...
謝謝您的分享!看來各地吃Churro的方式都有點不同呢!看到您的描述,都恨不得現在就飛到智利去,點個五份來吃 :)

saludos, Oli

匿名 提到...

我也一樣在智利
小小糾正一下 是manjar
我也喜歡加manjar又加糖粉的
我第一次吃時吃完又立刻再買一份的唷~

Oli 提到...

真的那麼好吃?!!看得我口水都要流出來啦 :)

saludos, Oli

匿名 提到...

我們有叫過「油炸鬼」嗎?不是叫油條嗎?

Oli 提到...

可能是香港的說法吧!!!
因為是香港新浪網轉貼的文張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