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3/28

狂戀西班牙文的音樂系學生(下)
投稿共和國作者:SU en Nicaragua

接續 狂戀西班牙文的音樂系學生(上)
2004年10月底,在國合會的安排下,我抵達中美洲尼加拉瓜,準備教授國樂。負責所有業務的是台灣尼加拉瓜基金會,它是由中華民國大使館負責,但委派給當地人營運。基金會每年會跟台灣國合會申請需要的志工項目,再由台灣統籌到最後派送,我就是其中之一。

所有志工到派遣國後,會經過一到兩個月不等的語言訓練,讓志工可以快速適應當地生活。我下飛機的隔兩天,就被送到距離首都馬拿瓜(MANAGUA)約一小時車程的聖馬可小鎮(SAN MARCOS)展開為期兩個月西班牙語訓。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的語言課程分為四小時文法,兩小時會話,兩小時尼國歷史或地理課程。但其實學習西班牙文可能算是所有生活中最單純的一件事情了。為了讓所有的志工可以快速融入當地生活,大使館在沒有考察寄宿家庭品質的情況下,便安排我入住到當地的一戶家庭,他們或許不了解,當長期處在貧窮的當地人遇上了生活富裕的台灣人時,在相處上會有多大的衝突吧! 

住宿家庭每天會在我去上語訓時幫我打掃房間,漸漸的,我發現了一些很細微的變化:牙膏用的速度變快了、化妝品變少了、電腦被動過了、裙子的腰圍被撐大了、書也被翻過了,以上種種的跡象讓我不得不開始懷疑我的隱私已經被侵犯了。於是我開始將所有重要的東西全部放在大行李箱鎖上,當然,這只是治標卻不治本。事件終於還是爆發了!一個週末,我正在日本志工室友的房間跟她一起規劃旅遊行程,後來想到剛來尼國時自己在當地書店購買了一本專門介紹尼加拉瓜的旅遊書,但當我興高采烈的回房拿時,才發現它已經不翼而飛了,突然聯想到該不會是被住宿家庭的人偷走了吧!耐住性子詢問住宿家庭的母親,礙於當時語言的限制,我只能用基本的生字說:"我有一本旅遊書,你是否有看到"?起初她不怎麼理會我,我再度詢問:"您是否有看到我的一本西文旅遊書"?這時她回答了,但卻說得很快,並且夾雜很多讓我聽不懂的單字。於是我不斷的用雙手在空中比畫著那本旅遊書的大小,並且重複我的問題,寄宿家庭的母親突然回到她的房間,過了一會兒,手上拿了一本書遞給我,當下,我真的愣住了,心中的那把是非尺徹底被破壞了。看清楚這一幕的不只有我,還有日本志工,她拉著我回到她房間,並且告訴我,這就是貧窮所帶來的結果。她用漢字寫下了 "忍" 字送給我。當天我的日記寫到:

夢想真的是一個夢,他讓我舉棋不定,更讓我討厭他,在這裡待一天,就讓我深深懷疑他,這是對的嗎,這裡,我沒有說中文的對象,我沒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家人,走出門,大家都在看我,看我這個異鄉人,我好想躲起來,誰可以幫我走出去呢。2004/11/11晚上七點二時於SAN MARCOS

2005年1月,結束了語訓,我回到首都 MANAGUA 準備開始教授音樂課時,才知道根本就還沒有招生。前面提過,管理基金會的是當地人,但跟國合會聯繫出了問題,所以老師招到,學生沒招到。於是我開始漫長的等待,這一等就是四個月,無限期的等待是痛苦的,所以我拿起背包開始自己找學生,坐上公車,目標是手上地圖中沒有到過的地方。

一日早晨,打算前往南部的小城市看看,順便了解中小學的課程,問了車掌小弟是否有經過,他沒什麼耐心回答我Si',我放心的坐在車上看沿途風光,不知不覺睡著了,等醒來時,車上只剩下稀稀落落的乘客,我又問了車掌小弟有到這個城市嗎?他回答我:你必須要轉車,這裡已經是總站了,下車!下車!我可慌了,因為身上根本就沒有多餘的錢可以繼續下一趟,為什麼呢?先稍微插話解釋尼國的治安不如台灣安全,這裡常耳聞外國人在路上被人質刀搶劫,拿了錢就隨便棄屍的案例,所以我通常會先計算好交通費及餐費放在褲子裡的暗袋,兩手空空或帶個黑色塑膠袋裡面放著瓶裝水,穿著如乞丐的衣服就是我最安全的打扮。我哀求他把車錢還給我,但是最終,我被用力的推下車,倒在地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知道我在哪裡?我好生氣的咒罵這些尼國騙子,如果不會經過那一站,為什麼要騙一個外國人?!我起身往前走,看著太陽落下的地方,我知道那是西方,認了方向用兩腿走到我要的地方,說實話,那段旅程的記憶很零落也很不真實,我記不得走了多久,天色逐漸昏暗,終於到了一個陌生的城鎮,隨意找了一個旅館就住下了,這時候我才哭出來,毫無節制的放聲大哭,我感到很恐懼,再大的壓力都不比現在處在一個生命沒有安全感的地方更讓我害怕,我痛恨我所遇到的事情,更痛恨這個國家。第二天,我放棄原本來這個城市的目的,匆忙離開,面對路人不斷對我叫CHINITA,漲滿怒氣的我,回了一句髒話,甩頭離開,頓時,所有外界的事務都讓我感到厭惡,我甚至想放棄這個國家,回到我文明的祖國。

這段時間,更讓我感到疲憊的是,我與基金會老闆也爆發了一連串的衝突。老闆是一位年約四十的當地女性。一月,她允諾我短時間會讓我開課,但我卻等到了五月;再來她自行幫我接公共場合演出的私人聚會,比如大使館秘書的私人派對,我不能拒絕,因為我是他的員工。我感覺自己最初的動力因為這些因素而一點一滴消失,唯學習西文是我可以緊緊抓住的。

2005年5月,終於有消息了,基金會幫我找到4個學生,隔日立即開始授課,有事做的日子過得很快,雖然當地學生不知準時,早上八點的課,下午兩點才來;雖然他們從不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音樂課,教過的曲子從來不會練習,但是對我來說,這都不算什麼,因為我終於有學生了。半年的教學沒有浪費,十月份幾個志工好友協助我籌辦了一場音樂會,讓我畫下音樂志工的句點。

離開台灣闖我要的世界舞台,雖然走得筋疲力盡,但是我不後悔,我知道一年的西文課程絕對不夠,因為每當想要站在公眾場合跟大家說話時,總得準備一份演講稿,修了再修,改了再改,說話時連想要脫稿演出的能力都沒有,或是當我準備要開始訓話時,卻又詞窮。但既然已經決定要走這條路了,我選擇環境去強迫我的學習,於是我繼續找可以讓我待下來的方式:海外工作。

6 則留言:

a6 提到...

My god. Su, I admire your guts. Keeping going.
GO.Go.Go

Guapa

匿名 提到...

我當過國合會前3屆的志工,當時就存在著人去了沒工作做乾等閒置現象,
沒想到過得這麼多屆了,依然存在這個問題...
ANIMO! CUIDATE MUCHO!

Su 提到...

TO GUAPA: 謝謝你看完文章呢!

TO 匿名:你好,這個問題到現在還是有,不過我已經離開該團體了,我已經解放了

a6 提到...

Querida Su,

I am very curious about " do those hard working volunteers get paid"? It's really hard to imagine what kind of life you were living. You are really brave.

Guapa

Oli 提到...

我也和Guapa有同感!Su真的很勇敢...
看完SU的兩篇文章,真的超佩服她 "想做就去實踐" 的個性,和我恰恰相反。
我是只會計畫又很愛幻想,卻~~
很少會實踐的那種人 >"<

匿名 提到...

ola^^

su^^
你一定要加油 ..........
when I in france.......
the "SAME"............

我可是在大街上也是哭....
but I am a backpacker..
everything I must be "overcome".......
so ...when I thought, I still cryed
I ""HATE"" paris...........

anyway.........

還是想請教你一些事
目前的我在自修西班牙語
But..........
我發現 很多單字
Ex:loco /tonto
......天哪!!!!!!!
是同義字??
那所有用法該如何背呀??????
and 還有""陰陽性"""!!!!!
拜託拜託.......

快瘋了...........

No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