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5

狂戀西班牙文的音樂系學生 (上)
投稿共和國作者:SU en Nicaragua

2002年我大二,一個從小到大都只念音樂的普通人,在音樂系裡是個不上不下程度的中間份子,無預警的在台灣認識了當時的西班牙男友,讓我義無反顧的去西班牙學西文,為的就是證明我那純純的愛。當時暑假兩個月的大學附設西文語言課程加上平常吃喝玩樂共花了新台幣十一萬,除了發音以外,因為跟男友分手的關係,西文便漸漸離開了我,完全沒有料到這只是故事的開頭。

時間悄悄的往前走,也帶走了兩個月的西文累積,2002年年底,也就是我從西班牙回來後的三個多月後,我才驚覺能夠從記憶中勉強抽出的西文單字只剩下LESSON ONE。骨子裡不服輸的個性浮現,問我自己,只是這樣嗎?開始,毅力這兩個字就跟學西文搭上了。

發音既然已經在西班牙學了,後續我該怎麼做?其實也是無頭蒼蠅的往前闖,學英文的陋習讓我害怕故事重演,所以這次有了改變。首先,我找到了一個曾在西語系國家長大的華僑當做老師,一星期上課兩次,一次兩小時,每小時收費五百元,專門上會話;另一方面,每星期一早上八點到十點我坐在輔仁大學的教室裡旁聽西文文法,當然,上課之前已跟教授溝通過才允許我這個旁聽生,在輔大旁聽時,壓力很大,第一堂課老師便把我在西班牙學的都用盡了,等到第二個星期,便開始進入動詞變化的部份,當然,最基本的就是現在式,緊跟著在一年內的文法課程中除了虛擬式外,所有的動詞變化時態均已教授完畢。說實在,這對我來說負荷太重了,動詞變化一直是西班牙文的心臟,如果無法熟記並且使用,這對一個想要試圖表達自己的人來說是一個很大障礙。

2003年下旬,一年的課程後,我發現西文能力沒有大躍進,仍舊停留在動詞變化現在式,當然,已經可以靈活隨著人稱而變化。再來,一年的單字累積讓我可以簡單介紹自已,不過,這都局限在現在式,這點,讓我有痛苦被綁手綁腳的感覺,因而迫使我必須再找個方法往前走。大三即將升大四,面臨大學最後一年,踏入社會的前一年,茫茫然的想,還要繼續學西文嗎?或停止?當時,我常在上課時,拿起西文作業寫,老師可能是在說音樂史,而我腦子卻在思考西班牙文,渾沌的寫了一年作業,現在回想,我不確定這樣的方式有沒有進步,而唯一支持我信念的,就是學語言絕對不能停下來。同年九月,正式進入大四生活,先前的衝勁隨著時間淡忘也軟弱了,有任何的藉口可以讓我缺課,輔大的文法課因為有衝堂的正當理由就不去了,因為不是本科系,所以沒有任何外在的壓力讓我想要繼續下去,學西文就此停擺。

但命運的確是人類無法預料的。

2004年2月的研究所考試我失策了,那是我放棄學西文的半年後,默默走在捷運上看著人來人往的脈動,我呆滯的看著車廂廣告,就這樣吸引了我的注意---國際志工,匆匆的抄下了網址,回到家查詢後,沒有多想就報名了。或許當時如果不是研究所沒上,也或許如果我沒有認識那個前男友,今天我就不會到尼加拉瓜來了。出國後的生活,原以為會是那麼令人感到振奮,卻沒料到痛苦跟孤單找上了我。(待續)

melbourne doctors位旅客已分享此篇文章

6 則留言:

Oli 提到...

Su...出國去當志工的日子很難挨嗎?第一站是去哪啊?

Su 提到...

當志公只有一站耶 在台灣就先敲定了
第一站是尼加拉瓜
只是一開始被丟到語言學校,遭遇被偷被搶
住宿家庭亂翻我的東西,海底電纜壞掉,所以與台灣無法聯繫等等問題
讓我幾乎放棄西文.
詳細的內容我會寫在下篇
呵呵,國外的苦日子你比我更懂
無奈的現實環境有時候真的得咬著牙過

Oli 提到...

天啊~~妳這不是苦,是慘吧?!怎麼這麼倒楣啊?!
看了你這些"摘要",讓我對下篇更加期待囉!祝妳現在一切都順順利利的哦

Oli 提到...

(對了,Su,第二篇也順便說說當志工要做些什麼哦~)

SU 提到...

沒問題
動筆中...
預計寫到進入加工出口區工作後一年

Oli 提到...

期待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