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5

西班牙文有何用? 作者:張淑英教授

文章轉載自 聯合新聞網

專欄第一篇,應該從專業和身分(認同)談起。因此,下筆第一問———「西班牙文有何用」?

決定念西班牙文那一刻起,持續念了十二年不曾間斷,緊接著又持續教學十二年。將近四分之一的世紀,超過三分之二的人生在西班牙語的世界裡打轉。前十二年遇到最多的問題是:「為什麼會學西班牙語?」後十二年遇到最多的問題是:「很多人學西班牙語嗎?」每每我遇到這樣的問題,總會聯想到歌仔戲裡小生小旦的「苦情戲」,他們總是一句:「一言難盡哪!」然後樂聲奏起,就得唱起七言詩詞訴起衷曲一吐心聲……


一個語言、一種專業會變成「一個問題」時,「它」本身應該有問題?至少在特定的區域,對特定的社群而言,例如台灣,「西班牙文」是一個「疑問」。這個疑問弔詭到置身其中的我(們)都納悶!台灣的政治情勢和國際地位特殊到重要邦交國「竟然」是講西班牙語的中南美洲,而如此特異的外交情勢並沒有讓這個語言跟著發揚光大!這幾年來,許多小語種或單一國家語言都可以免於上述的大哉(災)問,為何對一個將近四億人口,二十個國家的語言我們有這麼多質疑?(當然也不乏好奇、正面的心態)


大衛‧克里斯托 (David Crystal)在《英語帝國》點出了強勢國家語言強勢的重點。另外,他在《語言的死亡》又提到語言與身分認同的問題。因此,「誰」說這個語言形成大眾對這個語言的「嚮往」或「排斥」。「誰」學這個語言,久而久之也變成學習者身分的一部分,或是旁人辨識定義他的符碼。這當中,存在著多少母語者、旁觀者與學習者對語言的「傲慢與偏見」。

多年的接觸與觀察,時而半玩笑似地談到各種第二外語(曾幾何時跑出如此統籌的排序!)學習者的心態:學德文的「我將再起」的氣勢澎湃激昂,醫學、理工、法律都可以和這個語言連結;學法文的優雅高貴、男士風度翩翩、女士動人飄逸,音樂、藝術、文哲都可以跟它銜接;說到歌劇,義大利文、德文、法文馬上抬頭挺胸;而且搬出「我們是G7/8」(按:七/八大工業國家),該語言之重要性不言而喻。學俄文的令人肅然起敬,因為它被公認最難學,後冷戰時期雖然氣勢不若從前,但底子夠厚,各項競技和科技發展無人敢漠視他,何況最近距離的文學史(十九世紀),要算俄國文學最風湧。拉丁文、希臘文學習者雖少,但因維繫著西方文明和文學經典的重要地位,永遠被尊崇在至高點。此外,哈日、哈韓風則無須贅言。各種場合,學術也好、娛樂也罷,每每枚舉各種語言時,刪節號點點點,點到最後西班牙文總是很可憐地被遺忘。是啊!學西班牙文做什麼?拉丁流行歌曲?跳佛拉門歌舞?「鬥牛」?(鬥牛藝術違反環保生態、濫殺動物!)偏偏「唱歌跳舞」常也被認為「不務正業」(可想見雲門舞集的篳路藍縷!),而且是最不需要透過語言的文化媒介。唉喲!學西班牙文做什麼?

在一次兩岸的學術研討會中得知,大陸的大學院校開設各種語言,種類多達三十五種,每一種語言(人才)都被視成「寶」。拋開一些刻板印象,用一個開闊的胸襟,多開一個視窗去理解每一種語言和文化,有助我們瞭解他者,認識自我。我的「偏愛」希望可以讓西語世界萬花筒的原色略現一、二。  
閱讀相關文章

6 則留言:

SU 提到...

這篇文章結束了嗎??
有下篇嗎?

Oli 提到...

我也感覺有點怪,不太像最後一段。可是沒看到有下篇耶~

charo 提到...

hola~我潛水一段時間了ㄏㄏ~看到你在我的網誌留言~所以決定浮出水面啦!!!

Oli 提到...

潛太久會傷身的~偶爾也是該浮出水面滴!老實說我也忘了是從哪個人的Blog連進去的,才發現原來妳已經來過了,呵~世界好小,常來晃晃啊!^^ un abrazo 
(對了~你做的albóndigas賣相不錯哦,可惜你擺了我不喜歡的arvejas... 我看到arvejas...的感覺,應該就像蠟筆小新看到青椒吧 >"<)

charo 提到...

ㄏㄏ~沒辦法~我家的人很愛吃那個捏~哈哈!!

Oli 提到...

講半天...啊..到底是好不好吃呀^^